当前位置:大发快三开奖记录_快三在线投注平台_全天快3人工计划网 > 周刊 >

彭博商业周刊:美股暴跌特朗普难辞其咎

发布时间:2019-01-23 17:05:02

]在一连串兴高采烈的推文中,特朗普把牛市归功于自己;现在,股市正在下跌,他试图把下跌的根源归咎于其他人,包括人(因为他们推动了对俄罗斯的调查)和他选择的美联储主席杰

  ]在一连串兴高采烈的推文中,特朗普把牛市归功于自己;现在,股市正在下跌,他试图把下跌的根源归咎于其他人,包括人(因为他们推动了对俄罗斯的调查)和他选择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

  腾讯证券1月21日讯,彭博商业周刊近来刊文称,美股行情中绿色代表上涨,红色代表下跌。最近红盘已经有很多天。但是,如今美股真正的颜色是金橘色-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卷发一样的颜色。因为不管股市行情好坏,都已经成为特朗普的股市。直到去年10月,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本轮牛市被合理地称为“特朗普涨势” (Trump Bump)。过去几个月的下跌,特别是自去年12月初以来的下跌,就是“特朗普跌势”(Trump Slump)。

  很少有人会质疑特朗普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他的总统任期也不稳定。他动摇了股市建立的根基。然而,在他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股市波动性低于其长期平均值,只有2月和3月的一段时间例外。投资者的冷静似乎总是与现实脱节。但是,当股价趋于下行时,震荡往往会加剧,2018年第四季度发生的情况恰恰如此。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hicago Board Options Exchange)波动率指数在圣诞节前一天触及36,远高于夏季和秋季初期时不到15的水平。

  在目前的动荡时期,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特朗普对股市的影响有多大-上涨时更好,下跌时更坏。相反的问题是,2008年以来股市最糟糕的一年对特朗普的影响有多大。市场暴跌会不会让他有所收敛,让他放弃一些让市场陷入混乱的政策和语言?或者,这是否会促使他更猛烈地攻击现状,以证明他自己是正确的,并且重新获得一些牛市的魔力?

  经济学家们的传统观点是,总统为股指的起起落落承担了太多的赞誉和指责。据说,这就像训象员骑在一头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大象身上一样。这有一定的道理。实际情况是,总统任期内股市的平均表现好于共和党总统任期内股市的平均表现(追溯到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时期),但这并不证明人对股市有特殊的偏好。

  但是,有时候总统确实很重要,这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一年前通过的特朗普减税法案就是一个例子。减税提振了企业的税后利润,令股市直接受益,而企业的税后利润当然支撑了股票估值。特朗普放松监管的议程也提振了股价。根据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监管研究中心的数据,联邦政府在2017年发布的重要经济监管法规不到20项,低于2016年的近100项,也是自里根政府执政以来的最低水平。

  一些人也许会认为,在赤字飙升之际削减企业税率,或者取消旨在保护公众健康和安全的监管规定都是错误的。但是,这些变化显然确实太过抬高股价帮助了股东阶层。这些变化也帮助了没有公开上市的众多小企业。“现任总统比我们所能记得的任何一位前任总统都更积极地为经营企业的人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总部位于达拉斯的小企业倡导组织“就业创造者网络”( Job Creators Network)负责公共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杰克-莫兹洛姆(Jack Mozloom)说道。

  那些不愿把任何积极因素归功于特朗普的人不愿意承认股市的上涨与他有丝毫关系,他们更愿意把股市的上涨归因于特朗普的前任或美联储,或者仅仅是运气好。但是,很难忽视的是,在他意外当选总统后的几天里,股市大幅上涨,并持续上涨了近两年。这就是“特朗普涨势”。

  甚至有一种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在特朗普治下的混乱局面下,股市波动性仍然很低:那就是投资者无法解读华盛顿发出的令人困惑的信号,所以他们忽略了这些信号。“北约(NATO)有一天会过时,有一天不会。市场仍然继续倾听政客们的言论。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却要比通常情况下减少很多”,2017年5月,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经济学家卢博思-帕斯特(Lubos Pastor)和彼得罗-韦罗内西(Pietro Veronesi)为经济政策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的网站文写道。

  不过,大约在去年10月初,股市出现了一些问题。问题是,该怪谁,该怪什么。猪湾(Bay of Pigs,指古巴西南海岸的海湾)入侵失败后,悲伤的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说道,“胜利的原因有千百个,但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特朗普颠覆了肯尼迪的表述。在一连串兴高采烈的推文中,特朗普把牛市归功于自己;现在,股市正在下跌,他试图把下跌的根源归咎于其他人,包括人(因为他们推动了对俄罗斯的调查)和他选择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

  特朗普的辩护时有道理的。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确实没有给股市带来任何好处。投资者线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发表了一份声明轻松打击了市场的弱点,声明称经济增长“强劲”,并表示可能有必要“进一步逐步加息”,在此声明发布后不久,就出现了圣诞节前的股市暴跌。但是,这不应该让特朗普逃脱责任。虽然市场就像任性的大象一样,往往有自己的想法,但也有可能找出特朗普导致经济下滑的具体方式。标普500指数市盈率自去年9月以来下跌了13%。由投资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在12月中旬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总体而言,特朗普是让机构投资者夜不能寐的头号原因。

  标普500指数在1月3日的早盘交易中下跌2%,此前公布的美国制造业数据疲弱、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下调公司的预期营收,指出在华销售疲弱是主要原因。苹果公司股价当日收盘暴跌近10%,报收于142.19美元。

  特朗普在推特上对鲍威尔的攻击也可能适得其反。就连一些认为美联储不应该加息的市场分析师也表示,总统的推文可能会促使鲍威尔通过不必要的加息来展示自己的独立性。或者,对于担心美联储将和总统站到同一阵线的债券投资者来说,市场预期通胀率会加速上升,这将导致债券价格下跌,而这通常也会导致股票价格下跌。

  特朗普的领导风格也很糟糕。他让人们一直猜测和摇摆不定的策略可能对对手很有效,但却疏远了朋友。“我不知道还有哪位美国总统试图将不确定性武器化。这是有充分道理的:它既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也损害了外国的利益”,布斯商学院教授史蒂文-戴维斯(Steven Davis)说道。他帮助开发了一个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基于新闻的不确定性指数略低于其34年估值区间的前10位)。

  诚然,股市并不是评判总统的最佳标准。即使总统表现不佳,股市也会上涨;即使总统表现良好,股市也会下跌。相反,特朗普最麻烦的很多事情并没有出现在股票指数中-粗鄙的公开话语损害了美国的全球联盟。而且,一些潜在的有害行为,比如试图削弱对燃煤电厂的汞排放限制,可能会提振某些股票。

  因为特朗普经常把股市上涨说成是自己成功的证据,因此股市下跌他也难辞其咎,线分的样本显示:“道指今年有史以来首次在一年时间内上涨5000点,让美国再次伟大!”“他绝对相信,这是衡量他的所作所为和他的政策执行情况的一个标准”,特朗普前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在12月11日特朗普酒店预订派对上接受采访时说道。

  有时,特朗普似乎在利用总统声明来刺激市场。例如,12月31日股市上涨就是因为此前特朗普在周末的推文。但是,这种策略的作用也仅限于此:如果现实与预期不符,投资者可能会做出糟糕的反应。就连特朗普的一些最大的支持者也认为他的吹嘘是一个错误。“如果你要把自己和股市联系在一起,股市下跌,你也跟着一起向下”,小企业倡导者莫兹洛姆说道。“作为一个政治问题,他应该预料到这一点。”

  特朗普下一步的行动可能取决于股市接下来的走势。如果股市迅速地从1月2日他所谓的“小故障”中恢复过来,那么,这个情节会像噩梦一样被遗忘。但是,如果市场进一步下跌或者只是在当前较低水平震荡上行,又会怎样呢?一种理论是,这将强化特朗普阵营中一些更温和顾问的力量,他们经常对负面的市场回应发出警告,以此试图引导他远离极端行动。而这位总统似乎更尊重市场的判断,而不是学者和专家的建议。话又说回来,当特朗普的前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试图阻止特朗普对钢铝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时,华尔街的信用并没有给他什么帮助。

  现在,轮到美国财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了。他知道自己是脆弱的一个迹象是,他孤注一掷地试图在圣诞节前的周日发表一份声明,称美国六大银行有“充足的流动性”用于放贷,以此来提振股价。这是一种通常为危机保留的保证。特朗普在这件事之后表达了对努钦的信心,称他有才华且睿智,但这种保证的保质期很短。

  在电影《迷失美国》(Lost in America)中,阿尔伯特-布鲁克斯(Albert Brooks)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轮盘赌上发现了妻子(朱莉哈格蒂(Julie Hagerty)饰演),她把家里的积蓄都赌光了,疯狂地重复着“快点,22!”对特朗普来说,这相当于在有害政策上加倍努力,相信或绝望地希望这些政策最终将会奏效。股市下跌得越厉害,人们就越有可能采取极端措施来恢复盈利。在博弈论中,这被称为复活赌博。

  特朗普离那种情景还很遥远。毕竟,自他当选总统以来,股市一直在上涨。但是,他正在摆脱一个个顾问,如科恩、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他们试图阻止特朗普沉迷于他最黑暗的冲动。同时,政府部分停摆的情况还在继续,米勒(Mueller)的调查似乎到了紧要关头,人已经准备好在控制众议院时对他展开“烦扰。

  “特朗普跌势”是一个比股市下跌更大的现象。但是,华尔街行情中的每一个红盘都是对总统的另一记重拳。(容华)